http://www.niuxinxin.com

控诉新化县国土局储备中心邹某德乱作为,导致我家土地被征用

我叫孙建新,孙建湘属新化县枫林街道办火车站社区居民,为了父母亲原始的自留地被开发商占用,由于国土局储备中心邹元德主任的运作,为上海新城第三期房地产开发项目开发商吴保尧等人出谋划策,没有按正规程序先征地,后挂牌出让的原则,在没有征得土地使用者和社区知情的情况下挂牌出让给了开发商,我父母亲耕种了几十年的土地一夜之间成了开发商的土地被划入了红线范围内,剥夺了我父母亲赖以生存的土地。

我父母亲的自留地在火车站社区蔡家冲小山坡上,现属上海新城第三期房地产开发项目地、国土部门图纸公示后几天我们就有报告送国土局、规划局做了简单说明,土地是我父母亲以前城南大队三小队分的自留地,位置好的土地大部分被征用,现只有仅存的几块山坡地加上空地约一亩左右,85年后农转非,政府也没有任何补助,一直以农业为主靠种蔬菜为生。2018年10月份开发商开始施工,挖断了上山的路。我们种在山坡上的蔬菜已无法摘采和再耕种,开发商说土地是他们从国家买的,你们的土地在我的红线内,要补偿必须找政府,2018年10月以来,我们写了几份报告给国土局信访股陈股长,陈股长向局领导做了汇报,由储备中心邹元德主任向我们做了表态,土地是国有的,没有任何补偿,我们和邹主任进行了激烈的辩论,土地虽是国有的,但我们有土地的使用权,你们不应该先挂牌,强行剥夺了我们的土地使用权,在没有得到补偿以前我们不准开发商施工,邹主任一再强调程序没有错,你们不服气,你们去告国土局,去告政府,最后邹主任说了一句话,他可以以个人名义去和开发商协调,做适当补偿,由于邹主任和开发商吴保尧的特殊关系,处处为了开发商的利益最大化着想,从一开始就谋划好了,先把土地划为国有出让给开发商成为现实后,开发商就名正言顺地成为土地的所有者,我父母亲使用了几十年土地和开发商就没有直接协商的余地了,我们被迫只有去告国土局、告政府,我们知道无疑是鸡蛋碰石头,邹元德主任现在成了开发商心目中的英雄,但现在也正成为国土局的蛀虫,成为损坏国土局和政府形象的不耻之人。由于有邹元德主任做后盾,2018年11月26日,12月25日和12月27日由县优化办召集的会议参加的人员同样有枫林办的晏国忠主任和刘忠辉主任,火车站社区的陈书记,增加了县公安局打黑除恶的孙大队长,县国土局储备中心邹元德主任,开发商几人和我们兄弟参加,县优化办欧主任做了发言,说这次会议是县里最高级别的会议,除了书记和县长外,做了决定的事情必须强制执行。我们诚述了土地是我父母亲的自留地,耕种了40年,开发商施工前没有任何部门和个人和我们协商过土地事情。国土部门没有按程序进行征地补偿,没有向社区征询过任何意见,枫林办和社区陈书记都向邹主任提了问,焦点是我们母亲种了几十年的土地为什么没有补偿,不知道国家有什么政策吗?邹主任代表国土局作了权威发言:一、土地是国家的没有任何补偿;二、出于人道主义要开发商给予适当的青苗费,关于政策邹主任没有作任何说明,公安局孙大队长发表了重要讲话,不管有理没理,阻工必须严厉打击,并且要尽量往黑恶势力上靠,开发商发了言,要严厉打击阻工行为,要补偿找政府,最后优化办欧主任要求按国土局邹主任和公安局孙队长说的办理,不再为此事召开第二次会议。从此次会议上,我们更加看到了邹主任为什么有关国家的的土地政策不谈,只是一直地坦护开发商,说做事难要我们理解开发商,要补偿找政府,由于邹主任的工作不作为,乱作为,把原本应该先征地后挂牌出让的事情搞乱了。我们一大片土地都种了菜,很显眼,是邹主任为帮开发商减轻负担而损伤了国家的形象,我85岁的母亲,88岁的父亲日夜在家哭泣,很伤心,身体和精神受到了严重的摧残。

我们查找了有关国家对国有土地和集体土地的补偿文件,,其中有:(1995年3月11日国家土地管理局[1995]国土籍字第26号发布)其中第十四条:因国家建设征用土地,农民集体建制被撤销或其人口全部转为非农业人口,其未经征用的土地,归国家所有。继续使用原有土地的原农民集体及其成员享有国有土地使用权。

l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国土资源部关于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条第(五)项的解释意见

国法函[2005]36号: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

根据《行政法规制定程序条例》第三十一条的规定,经国务院批准,现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条第(五)项作如下解释: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