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niuxinxin.com

暴风集团归母净利亏损10.9亿 魔镜失灵背后诉讼缠身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业绩快报显示,暴风集团2018年实现营收11.23亿元,较上年同期下滑41.34%;归母净利润大幅亏损10.9亿元,且低于此前业绩预期区间下限1.7亿元

暴风集团归母净利亏损10.9亿 魔镜失灵背后诉讼缠身

  《投资时报》记者 孟楠

  “魔镜魔镜告诉我,暴风暴风要什么?”

  先是从曾经80后电脑里唯一的播放器转型在线视频,到紧跟市场热点布局VR、体育、金融、区块链、电影却罕见成功,再至“ALL FOR TV”战略状况频出,面对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暴风集团,300431.SZ)上市以来的屡番躁动,投资者一脸无奈。

  更令他们痛心的是,与NBA水货状元们“出道即巅峰,转瞬即陨落”的职业生涯类似,作为2015年新股中的明星公司,暴风集团首登深交所即录得连续29个涨停,并在上市两个月时间凭借总计37个涨停板达到408亿元市值的历史高点。然而如今,截至2019年2月28日,该公司9.42元/股收盘价较52周高点下挫近7成,距其市值的“高光点”蒸发接近380亿元。

  坏消息仍在延续。

  2月27日晚间,暴风集团发布的2018年度业绩快报显示,2018年实现营收11.23亿元,较上年同期下滑41.34%;归母净利润大幅亏损10.9亿元——这一数值超出此前业绩预告中预计区间为-9.2亿元至-9.25亿元归母净利润亏损下线1.7亿元。

  对于营收下滑原因,该公司解释称,主要系其子公司深圳暴风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暴风智能”)受资金周转影响,库存备货不足致收入有所下降。其次,互联网视频行业竞争加剧致该项业务营收下降。

  业绩转盈为亏方面主要系该公司计提了权益性投资减值准备、应收款项坏账准备、存货跌价准备等资产减值损失,以及暴风智能的互联网电视业务成本费用增加所致。

  而大额计提减值准备带来的后果是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所有者权益大幅下挫97.99%至2140.81万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每股净资产则由3.25元降至0.07元。

暴风集团归母净利亏损10.9亿 魔镜失灵背后诉讼缠身

  “ALL FOR TV”雷声大雨点小

  对于计提减值的原因及合理性,暴风集团此前在对深交所《问询函》的回复中作了说明:权益性投资减值方面,作为该公司长期股权投资的上海浸鑫投资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上海浸鑫),因基金投资项目破产无法收回投资成本计提的减值金额为1.42亿元;而其旗下子公司北京魔镜未来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魔镜未来)计提了1.04亿元的减值金额,原因则是“经营困难,资不抵债”。

  《投资时报》记者了解到,上海浸鑫是由暴风集团联合光大资本在2016年2月设立的产业并购基金,规模为52亿元,其中暴风集团作为LP出资2亿元。是年5月,该基金收购了估值14亿美元、全球体育版权市场龙头MP&Silva公司65%股权。据悉,后者成立于2004年,核心业务是体育赛事版权的收购、管理和分销,几乎涵盖全球范围内的主流顶级赛事。

  不幸的是,2018年10月,已陷入经营困境的标的公司被英国高等法院宣布破产清算。

  2019年2月1日和2月24日,光大证券(06178.HK)和暴风集团先后发布公告称,“投资项目出现风险,预计损失暂无法准确估计。”

  此外,暴风集团还因该项目破产计提了4800万元的应收款项坏账损失,而在魔镜未来上计提的应收款项坏账损失则达7213万元。后者的核心产品,曾是该公司一度重磅打造的“爆款”——暴风魔镜。但这项经历多达5轮融资,且备受各路资本青睐的VR业务,在行业寒冬中终究也逃不过“崩盘”的命运。

  更麻烦的是,2018年7月9日,因暴风集团创始人冯鑫持有公司的327万股股票被法院司法冻结,导致该公司股票跌停。而“冻结”的原因则是,由暴风魔镜第二轮融资的领投方中信资本意图在2017年提前撤资引发双方之间的股权转让合同纠纷。

  尽管冯鑫当天在集团官方微信发表文章承认了公司近年来面临的资金压力、战略失误,以及解释了“股权被冻结”和“ALL FOR TV”的原因。

  在他看来,“暴风TV2019年可以进入盈利期,2020和2021年应该至少有一二十亿利润的期望值,而且还会保持很高的增长速度。”然而,暴风集团2018年该板块的业绩数据恐难支撑上述乐观预测。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