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niuxinxin.com

山东省德州市王英杰的股权不翼而飞

  尊敬的中纪委领导、最高人民法院领导、公安部领导: 我是山东省德州市德城区市民田春丽,系王英杰的妻子。在此向中央纪委举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二庭审判长邝斌枉法谋私裁判,举报山东消博士消毒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涉嫌雇佣“非法组织”人员暴力攻击王英杰夫妇,举报山东省德州市公安局、山东省法院法院、德州法院、德州市党政机关领导涉嫌充当保护伞非法保护山东消博士消毒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非法行为,严重侵害王英杰、田春丽夫妇的股权利益,违法侵害王英杰的人身安全,破坏王英杰夫妇财产安全、诽谤造谣侮辱王英杰夫妇。
  事实经过:原告王英杰2011年出资入股30万元股成立山东克斯特消毒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14年更名为山东消博士消毒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由中介垫资500万元于2011年7月14日验资成立,次日500万元分四笔全部转至崔某某、谢某凤、德州葆力建筑,一审二审法庭上被告称借给朋友了,无任何借据、担保及利息约定,实际经营资金是由包括王英杰出资在内的二十几人出资入股经营,一下就是在公司成立前后出资详细情况: 2004年12月王英杰应聘利尔康公司,当时王某强在利尔康公司负责人力资源部经理,负责为利尔康公司招聘各个岗位人员工作,王英杰应聘后通过董事长朱总审核后确定由王英杰担任利尔康新品部销售经理。当时利尔康的新品部是刚刚成立的部门,既没有成熟的产品,也没有任何销售,王英杰任职后做了大量的市场调查,发现市场需求,再由技术部配合开展业务,从零做起至2010年形成上千万的销售。2008年王英杰市场考察发现两个医院外科男性手术用量非常大的产品:等渗冲洗液和电切灌洗液,在利尔康的中层干部会议上提出生产此产品,王英杰的提议没有得到朱总的支持。2009年王某强因为某种原因被利尔康免去人力资源部经理职位,调至制瓶车间负责吹瓶子,2010年初王某强无法承受被公司边缘化的尴尬处境辞职离开利尔康公司(当时利尔康公司整个中层干部上下无人搭理王某强,王某强多次找王英杰诉苦)。2010年6月25日王英杰的岳父脑血栓在德州十三局医院做康复,王某强带领徐兴柱拎着礼品前去医院探望(王英杰及家人根本不认识徐某柱,听王某强介绍徐某柱是在德城区湖滨北路开羊蝎子店的老板),被王英杰妻子田春丽拒绝任何交流。随后,利尔康公司遭遇税务举报,署名为“王英杰”(因为署名为王英杰,德州税务局、检察院多次向王英杰核实情况时得知有人打着王英杰的名义举报了利尔康),举报内容就是王英杰负责的新品部偷税问题。2010年底王英杰开发的全国市场被公司朱总一分为二,并且公司核心事项会议商讨不再让王英杰参加。2010年12月份王某强亲自找到王英杰出去喝酒,喝到深夜12点多把喝得大醉的王英杰送回家(当晚发生了什么只有王某强清楚),2011年初王某强、徐某柱、王某彬、潘某凤(潘某凤属王某强、王某玲兄妹俩在高速公路收费站站长职务的朋友的儿媳妇)多次纷纷找王英杰诱惑王英杰一起投资入股成立公司,被告消博士公司在工商局注册登记时五人共同授权委托王某玲办理工商注册手续,并且公司章程全体股东签名处都有五人的签名,王某强给王英杰开出多个条件,其中一个条件就是只要王英杰肯入股并担任公司销售负责人,就把王英杰的实际出资按照1:4的比例配股赠股,如果王英杰为他们提供等渗、电切及其它产品配方,等公司盈利后等渗、电切两个产品利润的90%属于王英杰个人。王某强并向王英杰承诺:王英杰在2011年三、四月份交出所有产品配方及样品,王英杰可以先交1万元让其他十几个股东吃个定心丸以便让其他股东敢于投资入股(其他十几个出资人都心知肚明只要王英杰入股、投入产品和销售网络开公司才能干起来),王英杰剩余参股资本可以在公司成立后卖掉利尔康的股份再交齐。由于公司成立每个产品需要向相关机构申请产品批准文号后方能投入生产(等渗、电切除外),前期不需要投入太多的资金,王某强要想把王英杰拉进来一起干只有把王英杰出资款的时间放宽,王英杰也是所有出资人中唯一一个被赠股的股东。王某强在2011年5月1日收到王英杰的1万元出资款后,王某强为王英杰出具了一张打印的简易“出资入股证明”,王某强向王英杰解释由于公司还没有注册下来、所有股东的全部出资还没有到位、股东的持股比例也无法确定,等公司注册后、所有股东的出资全部到位后年底统一换发制式的“出资证明书”。2011年7月王某强与王英杰商议公司的取名问题,王某强提出为公司取名为:山东克斯特消毒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寓意是:克死他(“克死谁只有王某强知道”)。王英杰主要负责销售觉得公司名称不是多么太重要,就让王某强自己定夺;王某强当时和王英杰还商议,由王某玲(王某强的妹妹)去办理公司工商注册登记事项,注册时王某强也向王英杰解释:股份制公司注册资金不能低于500万元,由王某玲通过个人关系找到德州市经济开发区国家税务局某科科长马某某,让马某某的老婆谢某凤垫资完成验资把公司注册下来,工商注册前王某强还让王英杰在一份载明王英杰持股数额的章程中全体股东签名处签名,而工商注册登记是王某强的妹妹王某玲办理的,把载明王英杰持股数额的章程换为只有王某强、王某玲二人出资的章程办理了工商注册登记的行为,是王某强和王某玲预谋好的还是王某玲自己换的我们不得而知;王某强让王英杰等到年底所有股东的实际出资全部到齐再分别按实际出资总额确定每个股东的占股比例。2011年11月22日晚王英杰向利尔康公司王美美转让利尔康股份,交易地点:农业银行德州市德城区康宁支行自动取款机前,2011年11月23日由王英杰的妻子把6.5万元现金存入王某强的个人账户(期间王某强多次向王英杰夫妇透露其妹妹出资20万元,王英杰妻子田春丽为了让王英杰在公司有发言权、决定权凑够7.5万元,按照王某强承诺的1:4比例配股为30万元股,故意超出王某玲持股数额),王某强收到王英杰的6.5万元出资后再次为王英杰出具了一张打印的简易“出资入股证明”。2012年1月14日召开2011度股东大会现场王英杰拿着王某强为其开具的1万元、6.5万元的书面出资入股证明换取到由公司盖章、法人王某强签名的“出资证明书”,编号为004号,王勇山的“出资证明书”编号为022号(从消博士公司的办公室主任张某荣自2011年8月到2017年8月发给王英杰的所有邮件内容资料可以证明王英杰既是原始出资股东,又能证明王英杰的持股30万元的比例是按照实际总出资220万元确定的,更能证明张某荣在2011年4月份消博士公司筹建时就担任公司办公室主任职务。2012年8月公司销量大增,从十几万的销量直接增长到四十几万,公司进入开始盈利状态,王某强当初承诺的等渗、电切两个产品的90%的利润属于王英杰个人将要兑现(等渗、电切两个产品销量占据公司全部销量85%以上,说白了公司起步阶段完全是靠王英杰提供的这两个产品盈利),而王某强不但不兑现承诺,还做出很多让人难以理解的事情:诽谤王英杰在公司乱搞男女关系,公司晨会上公开辱骂自己女助理,当着王英杰的面辱骂他的父亲,号称“杀鸡给猴看”,王某强设套开除王英杰的业务员,更严重的是王某强多次炫耀他们兄妹俩和法院院长的关系,公司召开股东大会的所有有关王英杰股份、占股比例的记录及资料王英杰更是拿不到,完全有被告公司法人王某强兄妹二人掌握着。王英杰不得不离开公司另谋活路!王英杰离开公司时,王某强威胁王英杰:你离开公司只要敢再在消毒行业干我就不让你全家活!随后6年里王英杰遭遇:2012年8月至2014年12月期间多次王某强联合公司监事张某卫骗取王英杰手中的“出资证明书”,2014年12月22日王英杰被逼无奈向山东省德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法院提起诉讼,后3年里遭到王某强实名公开论坛发帖造谣诽谤、侮辱王英杰、田春丽夫妇,2018年2月3日深夜23:45时私家车被喷漆、楼道被喷字造谣诽谤(德州市德城区湖滨北路派出所出警,至今案件美着呢破),2018年7月23日下午18:23时王英杰下班途中山东省德州市德城区105国道黄河崖路段被跟踪、被跟踪者暴力攻击威胁,德州市德城区黄河崖派出所出警,承办民警说是套牌车辆,并且其中一人吸毒,还是惯犯。2018年9月7日下午王英杰去德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法院执行庭强制执行消博士行使法律义务时,被告消博士公司委托去的有一名律师、两名会计,还有两位满脸横肉剃着光头上身着装黑色体恤下穿大裤衩子的五十多岁男性(二人与跟踪暴力攻击王英杰的二人除年龄有区别外,口音、着装完全相同),但此案至今没有真正的侦破!2017年11月1日德州中院法庭上王某强、徐兴柱直接威胁要弄死王英杰妻子,当时有两位法官、一位书记员在场。每年春、秋季全国消毒产品展销会上王某强、徐某柱多次挑衅王英杰,甚至对王英杰进行殴打(以上事实都有向110报案证据)。 2017年7月王英杰不服德州中院(2016)鲁14民终2796号的民事判决,向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诉,被告也不服也申请了再审,2019年2月22日由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二庭审判长邝斌审理了此案,王英杰对自己的申诉请求提供了多项合法证据,按照被告公司章程规定该由被告依法提供的证据,被告拒绝提供,并且被告对自己的申诉请求无任何证据提供,只是瓶嘴说,和一审、二审中的辩称前后多处相互矛盾、完全不同,审判长不但不追究被告消博士法庭上多处谎言玷污法律的尊严、不守诚信的不法责任,反而在被告对自己的诉求无任何证据提供的不合法情况下做出(2018)鲁民再1133号民事判决,判决被告消博士公司的诉求成立,在原告王英杰确凿的证据下判决王英杰不具备股东资格,判决书中有这么一段话:“本院再审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王英杰是否是消博士公司的股东。关于股东资格的认定需要综合公司章程、股东名册、工商登记、出资证明书、实际出资以及股东权利行驶情况作出判断,本案中王英杰提供的证据并不足以证明具有消博士公司股东的资格”,王英杰一审、二审、再审时都向法庭提交了由被告公司盖章、法人王金强签名的“出资证明书”,法庭上被告消博士公司法人王某强也承认此“出资证明书”是被告为王英杰所签发的,完全符合出资证明书的构成要件;公司章程、工商登记上没有王英杰的名字,我们的诉求就是工商注册登记的;王英杰没有提供股东名册,按照被告消博士章程规定,股东名册有公司保管着,原告王英杰要求被告提供,是被告对他不利而拒绝提供的,拒绝提供的理由就是凭嘴说的“没有”,无任何证据去证明他们凭嘴说的“理由”。结合上述,审判长邝斌的判决我们不得不质疑邝斌涉嫌枉法谋私裁判,我们不得不质疑审判长邝斌的裁判将成为我们山东司法司法裁判史上的一大污点、败笔!望山东省高院大法官、纪检监察组领导严查此案件中不被人所知的枉法谋私的问题,严惩出卖司法权利的腐败行为!一审、二审法院审理期间,2016年6月23日德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法院原院长张树峰威胁原告王英杰妻子田春丽撤诉时称:对方当事人是设宴花钱请了德州中院原院长尚洪立、张树峰、德州中院副院长刘光辉、德州市宁津县法院院长王慧的,2016年12月德州中院纪检检查组潘组长和副院长刘光辉把王英杰的妻子田春丽骗至法院办公室强行威胁审讯威逼撤诉,2016年12月并由德州中院纪检监察组潘组长、副院长刘光辉找到湖滨北路派出所委托姓于的警官对王英杰妻子强行搜包进行威胁!2017年1月12日由德州中院检查组三位干部、多位法官私设公堂由多位法警强行把王英杰夫妇带至审判庭强行分别威胁王英杰夫妇不得把在法院所听到看到的任何事向外透露 。尊敬的中央纪委领导,尊机构的最高法院长,尊敬的公安部领导我向您们请教,我们山东法院是“衙门” 还是“人民法院”???我们山东德州是黑恶势力与保护伞为所欲为的地方还是老百姓生存的地方???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